2020年10月24日 | 作者:邢西敬 王向东 董广远 |  点击数: |

 

秦西灿(1914-1997),山东安丘人,中共党员,民盟盟员,教授。1948年9月任齐鲁大学副教授。1952年9月来我校任教,历任生物系主任、副教务长。主要从事动物学、寄生虫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对我国寄生蠕虫病的防治作出了重大贡献。代表性论述有“泡菜对蛔虫散播数量的研究”“四川省钩虫病的研究”“超声波、紫外线对蛲虫虫卵发育影响的研究”等。主要社会兼职有山东省动物学会副理事长,曾任第五届山东省人大常委,政协山东省第五、六届常委,民盟第四、五届中央委员,民盟中央第一届参议委员会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秦西灿是一位典型的爱国主义者,他的一生充实而让人敬仰。

艰辛求学唯图报国 

秦西灿,曾用名秦哲生,1914年5月,出生于浙江杭州,祖籍山东省安丘县高崕镇。1934年9月,秦西灿进入齐鲁大学生物学系学习。从此,他开始了在生物学领域内60多年的求知、探索、耕耘和收获。

1937年至1939年8月,秦西灿先后在武汉大学生物学系、光华大学生物学系学习,1947年赴美国西北大学研究院动物学系留学。从杭州到北平,从济南到成都,从中国到美国,随着地域的转变,秦西灿的见识日广,学识日精。留学美国后,他的生活异常清苦,一方面要圆满完成学业,另一方面又要为生计奔波。那时候,在实验室里,面包加自来水是他的家常便饭。正是这种艰苦的环境培养了秦西灿的乐观主义精神,这为他日后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设并发展山师生物学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此间,秦西灿掌握了流利的英语,能用英语进行人体寄生虫学专业范围内的授课和研究,这对他研究外文资料、与国外学者进行学术交流,提高我国人体寄生虫学的科研能力至关重要。秦西灿先后在《中华医学杂志》(中英文版)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这也得益于他在留学期间对英语的认真学习。

在美留学期间,偶有校友邀请秦西灿到华丽大剧院看演出,到高雅歌舞厅欣赏音乐,或到高档饭店就餐。这些场合反映出了美国物质生活的优裕,更与当时被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所破坏的旧中国的现实形成了鲜明对比,但秦西灿丝毫不为所动,时刻关心着国家时局,妻子更是经常来信告知国内形势。

是选择博士学位还是回国效力?当1948年暑假来临时,秦西灿面临着两难的选择。博士学位对于学者而言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此时他已修满所需的学分和课程,只需等到第二年申请论文答辩,就能拿到梦寐以求的学位。但同时,妻子来信告诉他,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崩溃在即,希望他早日回国效力。选择博士学位还是回国效力?秦西灿经短暂思考后,毅然决定放弃学位,争取尽早回国,投入到新中国建设之中去。于是,他提出辍学申请,放弃博士学位。对此,一直赏识他的导师很不解。导师提出可以将他的妻子迁到美国并找一份舒适的工作,以此希望他留在美国,秦西灿对此婉言相拒。

“乘风破浪会有时。”怀揣报国宏愿的秦西灿终于踏上了归国的海轮,此时海面上波涛汹涌,一如他的内心世界。

呕心沥血奉献青春 

回国后,秦西灿任齐鲁大学副教授。1952年夏,全国大专院校调整,齐鲁大学理学院的物理、化学、数学3个系的师生将调整到山东师范学院。秦西灿所学的寄生虫学,更适合在医学院进行科研和教学工作。为了更好地发挥其专长,省调委会决定调秦西灿到医学院校任教,而当时外地有几所科研条件优越又适合他专长的军事医学院校迫切期望他去任教。该何去何从?当时秦西灿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如果去外地,科研条件优越,并可以继续从事自己常年专攻并在国内外取得一定成就的事业;如果留在山东师范学院,可以安定师生队伍,但是却会暂时中断自己的研究。秦西灿从安定师生队伍、完成调整任务的大局出发,同时也考虑到发展山东的教育和科学事业,毅然做出留在山东师范学院的决定。秦西灿暂时放弃自己热爱的专业,服从党和国家的需要,这一行动表明了他博大的胸襟和高尚的人格。 

秦西灿在做实验

生物系建系之初教学设备奇缺,仅有6架简易直筒显微镜和为数极少的标本。作为系主任,秦西灿动员教师利用节假日,组织学生到野外采集、制作标本,这样一方面节省了开支,另一方面也锻炼了学生的动手能力,开阔了学生的视野。随着设备的齐全和标本的丰富,原有的试验台、药品架、标本橱已经不能满足发展的需求,此时秦西灿又亲自带领有关教师,设计方案、绘制图纸、精选木材、监督施工来完善实验室的所需设备。这时的秦西灿俨然以一位技艺精湛的“鲁班传人”的身份出现在生物系的师生面前。这是一种能力,更是一种财富,他让生物系师生深深懂得了自己动手的重要性和现实意义。

秦西灿回国时,从国外带回一些非常宝贵的专业书籍。他回国后,国外的朋友赠给他一些原版的书籍,同时,他自己也购买了一些教科书。有些书籍已绝版,非常珍贵。他决定把这些图书及资料捐献给山师生物系。这些宝贵的资料是历史的见证,充分体现了老一辈山师人对山师生物系深厚的情感。

出众的学术水平使秦西灿成为许多大学的兼职教授,这些学校有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山东大学、山东医科大学等,同时他还是山东动物学会副理事长、山东微生物学会理事。尽管职务众多,但秦西灿从来都是严格要求自己,经常开完会回家后,饭都来不及吃便匆匆忙忙拿起两个烧饼,边吃边赶到学校去讲课。虽然学识渊博、授课经验丰富,但备课到深夜于他而言是常有之事。有时怕孩子打扰自己,还经常到学校备课。在实验室中,他着重强调以科学的态度对待实验规程,强调实验操作的规范性,这种“习惯成自然”的科学管理和规范操作,使生物系实验室几十年来未发生一起重大责任事故。可以说,呕心沥血、奉献青春正是秦西灿在山师生物系工作的真实写照。

参政议政方显赤诚 

秦西灿于1951年4月加入中国民主同盟。1951年5月,齐鲁大学建立民盟区分部,他被选为区分部委员。当时,全国人民正在开展抗美援朝运动,他积极参加“五一”示威大游行并组织全校盟员宣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反对美国武装日本的政策,倡导保卫世界和平。

1956年11月,在民盟济南市第二次盟员大会上,他当选为民盟济南市第二届委员会委员。1958年11月,民盟济南市第一次盟员代表大会召开,秦西灿当选为济南市第三届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由于主任委员黄云眉身体欠佳,参加盟内活动较少,因此这一届历次委员会议或工作会议都由秦西灿主持。

1960年7月下旬,秦西灿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民盟三届二中全委(扩大)会议。会议期间他又一次见到了毛主席,还先后听取了总理周恩来、副总理李富春和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等中央领导同志在人民大会堂作的报告。早在1953年,秦西灿就曾登上天安门,在前方观礼台上参观国庆大典献礼,并受到毛主席、邓小平及其他中央领导同志的集体接见。

1962年10月,民盟济南市第二次盟员代表大会召开,秦西灿当选为民盟济南市第四届委员会主任委员。“文革”过后,民盟恢复工作。1977年11月,在中共济南市委的领导和帮助下,民盟济南市临时领导小组建立,秦西灿任组长。在他的领导下,济南市的民盟组织重新开展工作。他鼓励盟员积极为四化贡献力量;同时组织调研,整顿组织、落实党的各项政策。他为济南市民盟组织活动的重新开展和以后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1979年10月,中国民盟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秦西灿当选为民盟第四届中央委员会委员。此后,他又当选为第五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秦西灿积极参政议政,同时他还鼓励担任济南市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盟员同志,要以高度的主人翁责任感和饱满的政治热情,参与人大、政协的活动,参政、议政,献言献策,发挥积极作用。据不完全统计,近10年间,他们共提出各类议案、提案、建议、意见达400多件,其中大部分得到落实,受到有关方面的好评。

襟怀坦荡树立典范 

从执着报国的青年人到和蔼可亲的老年人,从满腹经纶的学者到桃李满园的师长,从平易近人的领导到亲密无间的朋友,随着岁月的无声流淌,秦西灿的人生角色也在悄然更替。岁月可以流淌,角色可以更替,然而有一点却始终都没有变,那就是他的坦荡襟怀和磊落为人。秦西灿虽为主任,但在工作中很注重团结协作,尊重不同意见,从不搞一言堂、家长制。

秦西灿一生胸襟坦荡,为祖国牺牲了很多。从放弃唾手可得的学位到服从大局暂时中断自己的研究专长,他都无怨无悔,一生都在平凡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地工作着、奉献着。在反右派斗争中,险些被打,但他矢志不移地相信问题总会得到圆满解决;“文革”中,他被下放到山东莘县“劳动改造”,家人也受到了牵连。但秦西灿始终保持着一种豁达的生活态度,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从未后悔过自己当初的选择。

功夫不负有心人,秦西灿多年在学术园地里的辛勤耕耘换来了丰硕的成果。他在“四川省钩虫病的研究”“超声波、紫外线对蛲虫的虫卵的研究”“泡菜对蛔虫散播数量的影响的研究”等方面研究深入,发表《济南、烟台两市学前儿童蛲虫感染的初步调查》《成都375个学童蛲虫检查之结果》《山东高密县姚哥庄蛲虫感染的初步调查》《山东省高密县农民溶组织内阿米巴感染的初步调查》《蛲虫病的研究Ⅰ.建国十四年来蛲虫病防治研究的成就》《济南地区首次发现猫体内弓浆虫》《山东师院2089名师生职工肠内寄生蠕虫感染的初步调查》等学术论文,汇集整理《建国45年来(1949-1994)我国蛲虫科研的成就》等。

1980年1月,秦西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以后他更加谦虚谨慎,积极工作,为党的事业日夜操劳,从而更加受到人们的尊敬和爱戴。

1983年前,山师的硕士点很少,生物系有一个动物学专业的硕士点。这个硕士点当年在山师是非常难得的,其确立与秦西灿和田凤翰的工作密不可分。秦西灿心胸坦荡,他一方面配合系里的工作,利用这个硕士点在全国招收动物专业的硕士生,另一方面,他支持冯静仪副教授开展动物细胞生物学的研究,为山师细胞生物学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秦西灿的帮助和支持下,冯静仪开拓了细胞生物学研究的新路。 

1993年6月,硕士论文答辩会(右三为秦西灿)

后来,秦西灿推举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姚敦义接替他的工作,担任山师生物系主任,让生物系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姚敦义跟赵可夫、陈汉斌一起申请到生物系的植物方向的硕士点。秦西灿完成了历史的传承,让山师生物系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他为了生物系的发展,推举了一个不同专业的教师作自己的接班人,这足以证明其人品和心胸。

在长期的工作中,秦西灿获得多种荣誉:1953年国庆节应邀在天安门前观礼;1954年被评为山东省首届优秀工作者;1966年前后3次受到毛主席等中共中央领导接见;1979年受到邓小平等中央领导接见。1990年获国家教委荣誉证书,1991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秦西灿曾说过:“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仅为国家做了点滴贡献,党和人民却给了我很高的荣誉,我为此而感到无尚光荣,无限幸福,无比自豪。”他深深地体会到,只有在新中国,知识分子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愿望,发挥自己的聪明和才智,才能真正为社会作出贡献,这也正是他一颗丹心抒报国宏愿,赤胆终生谱教育新篇的真实写照。

诲人不倦堪称楷模 

秦西灿不管是作为教授还是系主任,总是关心下属及其他教师的发展。他一向积极支持张汉光和周淑美进行的原生动物的有关研究。两位老师所进行的山东省的浮游生物的资源调查,为山东省的经济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张汉光一直坚持研究,后来成为我们国家原生动物学会的副理事长。秦西灿还积极支持吕连升从事的发育生物学的研究。对其他不同专业的老师,他也给予极大的支持和鼓励。

秦西灿做事非常认真,而且很守信用。对下属和学生,他答应的事情就一定要想办法做到。几位做过他助手的老师,在做事和为人方面都受益匪浅。

他的第一位助手周淑美,是一个做事情非常认真负责的人,退休前,一直认真进行教学和科学研究工作。最后一位助手是山东大学基础医学院细胞生物学的系主任、教授王向东。1985年,王向东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生物系,后留校工作,任秦西灿的助教,帮助他进行研究生教学和实验的准备工作。秦西灿的两件事情让王向东终生难忘:一是在准备教案时要非常认真,不能出现错误,这是对待工作的态度问题;二是要有很好的职业操守,认真对待学生,全心全意为学生服务。秦西灿的一句话让王向东至今记忆犹新:“我们的饭碗是党和国家给的,也是学生给的;没有党和国家,没有学生,就没有我们的工作。因此,我们要认真工作,我们要对得起国家和我们的学生。”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20多岁的王向东变成了50多岁的大学教师,他当年从秦西灿那里学到的优秀品质如今发扬光大:认认真真做事、老老实实为人。如今,王向东在山东大学医学院被评为留学生的优秀教师及齐鲁医学院的优秀教师,他每年给医学本科生授课200多学时,医学留学生30多学时,研究生60多学时。他负责的《医学细胞生物学》课程已经获国家在线精品课程,他的博士生、硕士生因为做事认真,毕业后都找到了非常好的工作。王向东之所以能有如此成就,与秦西灿的影响和教导密不可分。 

1990年5月的秦西灿

由于历史原因,高等教育曾经历过一段特殊时期,出现了断层的现象。高考恢复后,高校的教学资源也存在断层的情况,当时像秦西灿这样的著名专家是学校非常宝贵的财富。正是因为人才短缺,他一直工作到80多岁才退休。此前,他一直在一线工作,70多岁还给本科生、研究生上课。山师的两届动物学的研究生班,他都亲力亲为给学生授课。秦西灿知识渊博、富有幽默感,而且能够英文授课,颇受学生欢迎。

秦西灿为山师生物系的发展、山师的教育事业和国家的教育事业勤勤恳恳地工作了60余年。他的人品,他的人格魅力,他的精神将永远激励着我们生科人,永远激励着我们山师人。

编辑:刘   阳

热点新闻